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死灰复燃竭力重组 如何打

文/安妮-玛丽·斯劳特、卡斯特贝里

今年8月,美国国防部、国务院和国际开发署联合向国会提交了一份调查报告,审查从今年4月1日至6月30日美国打击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的恐怖组织IS(“伊斯兰国”)的行动。报告称,尽管IS丧失了实际领土,但成千上万名IS组织的成员仍然留在叙利亚和伊拉克,正在发起攻击并竭尽全力重新组织行动。

IS的死灰复燃,部分是由于特朗普在2018年12月作出撤出所有叙利亚美军决定的结果。此外,特朗普还命令将驻阿富汗美军人数减半。这一决策不仅导致国防部长马蒂斯随后辞职,还使得美国的区域安全伙伴更加无力开展反恐行动。

寄希望于特朗普改变其撤军决策是不太可能的,与此同时,IS是在线上线下的战场双线作战。至少在这方面,特朗普政府必须强化美国有效发动反恐战争的能力。

2014年,全盛时期的IS在袭击伊拉克城市摩苏尔时,数百万民众通过社交媒体推特实时观看了IS的进攻行动。正如彼得·辛格和艾默生·布鲁金在其著作《如同战争:社交媒体的武器化》中所写到的那样,IS所发动的这场军事进攻,“更像是一次病毒营销活动,并且最后用以往从未有过的方式获胜。”

与之类似,如今的IS升级成了2.0 版,娴熟地通过新闻报道和社交媒体在世界各地扩散影响力,并招募外国战士、同情者和资金支持者。例如,2019年4月,IS发布了其领导人巴格达迪的视频,声称对斯里兰卡复活节的致命炸弹袭击事件负责。

这一做法使得IS能够驳斥一种观点,即IS在哈里发政权倒台后已经被击败了。更为关键的是,就像辛格和布鲁金所指出的那样,IS已经实现了互联网的武器化,从而开辟了一个数字战场。

不仅是美国人,全世界人最终都必须明白,打击IS和其他恐怖组织的战争并赢得胜利不可能是一劳永逸的。对IS、基地组织、博科圣地等恐怖组织的支持,涉及从腐败到气候变化等多种社会、经济和人口因素。因此,打击这些组织的行动,必须要在多重领域展开。其中,首当其冲是它们所在国家的国内政局。

这场斗争也必须在网络上进行,正如美国军方所熟知的那样。2016年,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发表了一篇论文,重点探讨如何赢得“叙事战争”。文章开头引用了一句话:“杀坏人容易,根除坏思想难。”有鉴于此,美国网络司令部将在2028年前转型为信息作战司令部,并以整合网络、电子战和信息行动为目标。

2028年差不多是10年后,但与IS的作战已经等不起了。此外,这场战争太过重要,不能仅仅依靠士兵。因此,美国国家安全部门应该采用一种类似于英国陆军第77旅所采用的协作模式,将所有政府部门联合起来参与信息战争。

令人遗憾的是,特朗普政府已经摧毁了美国国务院下属的全球接触中心。这一机构原本负责打击恐怖主义宣传,但现在却主要负责打击全球造谣活动。幸运的是,国会已经发起反击。而国务院必须全力合作,制定一种有力、可信的反恐叙事。与传统的反恐宣传相比,这需要扩大叙事范畴,并更加注重细节。

 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system92.com/a/ziyuan/11.html